柱塞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柱塞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读书读到伤心处

发布时间:2021-01-22 07:29:14 阅读: 来源:柱塞阀厂家

1920年,杨开慧与毛泽东相爱,她写道:“父亲死了!我对于他有深爱的父亲死了!当然不免难过。但我认为父亲是得到了解脱,因此我并不十分悲伤……不料我也有这样的幸运!得到了一个爱人!我是十分的爱他;自从听到他许多的事,看见了他许多文章日记,我就爱了他,不过我没有希望过会同他结婚(因为我不要人家的被动爱,我虽然爱他,我决不表示,我认定爱的权柄是操在自然的手里,我决不妄去希求……)”

“一直到他有许多的信给我,表示他的爱意,我还不敢相信我有这样的幸运!不是一位朋友,知道他的情形的朋友,把他的情形告诉我——他为我非常烦闷——我相信我的独身生活,是会成功的。自从我完全了解了他对我的真意,从此我有一个新意识,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我想象着,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

“我又知道了许多事情,我渐渐能够了解他,不但他,一切人的人性,凡生理上没有缺陷的人,一定有两件表现,一个是性欲冲动,一个是精神的爱的要求。我对他的态度是放任的,顺其自然的。”

杨开慧就是这样宽容大度地、始终不渝地挚爱着毛,以至于把生命也奉献了出去。

1927年秋,在毛泽东带领“秋收暴动”的部队上了井冈山后,他们就一次也没再见过。而此时的杨开慧,膝下已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

众所周知,毛泽东在井冈山上的感情生活并不孤单,他遇到了年轻、漂亮、活泼、英姿飒爽的贺子珍。“秋收起义”失败后,毛泽东带着残余的部队来到井冈山与王佐,袁文才所领导的地方武装建立了根据地。在这里,毛泽东结识了当时被称作永新一枝花的贺子珍。一九二八年五月初,两人正式结为夫妻。从一九二七年九月毛泽东跨出杨开慧的家门到毛贺二人结为夫妻其间不足八个月!

但杨开慧的生活是如何度过的呢?

1982年,在翻修长沙郊外的杨家老屋时,人们从墙壁的泥砖缝隙里,共发现了杨开慧用蜡纸包好的七篇笔记。1990年再度修缮时,又从中发现了一篇。杨开慧就义前留下的这八篇“遗书”,浸透了多少她对毛的痴爱、伤怨和痛楚啊!

这是在1929年3月,朱德的妻子被湖南反动当局杀害之后,杨开慧有所预感而写的,而且,她决定把几个孩子托付给杨开明、毛泽民。她写道:

“亲爱的一弟!我是一个弱者,仍然是一个弱者!好像永远不能强悍起来!我蜷伏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我颤栗而且寂寞。在这个情景中,我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我的依傍,你如是乎在我的心田里就占了一个地位。此外同居在一起的仁秀,也和你一样——你们一排站在我的心田里,我常常默祷着:但愿这几个人,莫再失散了啊!我好像已经看见了死神——唉,它那冷酷严肃的面孔!说到死,本来,我并不惧怕,而且可以说是我欢喜的事。只有我的母亲和我的小孩啊,我有点可怜他们!我决定把他们——小孩们——托付你们,经济上只要他们的叔父长存,是不致不管他们的,而且他们的叔父,是有很深的爱对于他们的。倘若真的失掉一个母亲,或者更加一个父亲,那不是一个叔父的爱可以抵得住的。必须得你们各方面的爱护,方能在温暖的春天里自由的生长,而不至于受那狂风暴雨的侵袭!这一个遗嘱样的信,你见了一定怪我是发了神筋(经)病?不知何解,我总是觉得我的颈顿上好像自死神那里飞起来一根绳索,把我缠住,所以不得不早作预备!”

从当时的报纸上,杨开慧不时地看到有关丈夫的消息,如毛被称为“共匪”,被赶出井冈山后,“处此三面包围之中,万无生理”等等。之前,她为毛的“脚伤”牵肠挂肚,吟出“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的感人诗句;现在,她则为毛的生命安全揪心揪肺,她在内心深处呼喊着:“希望你啊,带一点消息回来!这一颗心,你去(原文不清),比火焚多少?归来哟!归来哟!”一九二八年十月所写的一首诗<<偶感 >>

“天阴起朔风,浓寒入饥骨。

念慈远行人 ,平波突起伏。

足疾可否痊,寒衣是否备。

孤眠谁爱护 ,是否亦清苦。

书信不可通 ,欲问无人语。

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

兹人不得见,惘怅无己时。”

1930年1月28日,杨开慧生命里最后的一页文字是这样的,她发狂般的倾诉着对毛的思念和痴情:

“几天睡不着觉,无论如何……我简直要疯了。许多天没来信,天天等,眼泪……我简直太伤心了,太寂寞了,太难过了,我想逃避,但我有几个孩子,怎能……他一定是丢弃我了。他是很幸运的,能得到我的爱,我真是非常爱他的哟。不至于丢弃我,他不来信一定有他的道理……我要吻他一百遍,他的眼睛,他的嘴,他的脸颊,他的额,他的头,他是我的人,他是属于我的……我要能忘记他就好了,可是他的美丽的影子,他的美丽的影子,隐隐约约看见他站在那里,凄清地看着我……天哪,我总不放心他,只要他是好好的,属不属我都在其次,天保佑他罢……我不能忍了,我要跑到他那里去,小孩,可怜的小孩,又把我拖住了。我的心挑了一个重担,一头是他,一头是小孩,谁都拿不开。我要哭了,我真要哭了,我怎怎都不能不爱他,我怎怎都不能……我真爱他呀,天哪,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吧!”

读了让人肝肠寸断!

可是,湖南反动当局还是把她生生地残杀了!

1930年10月24日,在毛泽东率兵二打长沙后,湖南反动头领何键恼羞成怒,逮捕了杨开慧和8岁的毛岸英。何键给杨留了条活路:只要她公开宣布跟毛脱离关系。但杨开慧拒绝了。11月14日,杨开慧被执行枪决,她的生命永远被定格在29岁。

据说当时杨开慧并没有被打死,行刑人听闻后又返回去补了几枪。他们看见她脸朝上躺着,在极度的痛苦中,白皙的手指深深地戳进了冻硬的土地。

读到伤心处,不禁潸然泪下!

小小三国

勇者之翼汉化版

我的恐龙破解版